【大庆·印记】李云迪《追寻蝉歌》是诗心,是诗人的气质

那是上世纪七零年代末,撕掉背离,文学就像喝饱水的复活草一般结束休眠,竭尽所能地生长,那时的人儿应该很难不和它产生共鸣吧,没人能拒绝它热情的召唤,拼命写又如饥似渴地读。李云迪先生,一个在漂泊中行走的年轻人,就在那时以诗人的身份出现在文坛。

你一定以为今天小编会为你准备一本李先生的诗集,事实上,没有,很遗憾,小编并没有读过他的诗。但小编看到了同时代诗人对他的羡慕与期待,28岁那年,一首《大山里的少女》登上了《诗刊》杂志。《诗刊》对青年诗人群体是何种存在无需小编赘言,在很多人对诗歌还摸不到门道的时候,李云迪先生在这里是大庆的第一人。(如果,你希望李云迪的诗歌出现在【大庆·印记】不妨留言试试,小编去为你趟趟路,你好久没和小编互动了呢,委屈巴巴???)

媒体人梁文道曾对诗人写散文有一个观点,“我注意到很多诗人是好诗人,写散文也不会写坏,而且通常会写得很妙、非常好。”就让小编用李云迪的散文集《追寻蝉歌》来给你举个栗子吧,作者在《种花》一文中写妻子花了大力气种胭粉豆,自己绞尽脑汁写文章投稿,花呢早已过了花期却迟迟不发苗,而那几篇文章也全部泥牛入海。生活总能给我们惊喜,“有一天,藤叶间‘哗’地爆出花来”。

这世上只有诗人能听见小花小朵的爆炸声,细微孱弱,却足以让诗人心尖颤颤,种胭粉豆得到牵牛花,静沐于月光下,作者对妻子说“从今日再不勉强写文章了”。这是属于诗人的散文写法,有隐形的诗歌结构,如同诗歌般生动跳跃。这,很诗人。诗人庞壮国说他看到这句“不勉强”时想马上去找李云迪,什么也不用说,看他一眼转身就走。这,也很诗人。

小编为你介绍的地方文献也有几十种了,却从没和你讲过自己看书的习惯,面对作品集的时候,你会先看哪一篇?按顺序对吗?小编不会呢(傲娇脸(`へ′*)ノ),一定要找到和书名同名的那一篇先睹为快,那种感觉就像在做中小学语文试卷里一定会出现的那道“请问本文作者的意图是什么”,之后似懂非懂,胡乱瞎猜一通。

同名的《追寻蝉歌》,关于一个梦,一个夏夜捉蝉的梦,一段兄弟俩如梦般的童年往事和对当下的反观。李云迪先生近不惑之年时结束了漂泊的生活,这漂泊是大工业派生的诗意,绵延深远,他的诗心和文心从没停止漂泊,就像《追寻蝉歌》的名字,满满的流动性。

索书号:I267/5953

上架位置:庆图地方文献馆501室

作者简介
李云迪,男,1952年生。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、中国散文学会理事、大庆市作家协会主席、岁月文学杂志社社长。先后发表2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,其作品曾多次获得文学奖项。出版散文集《苦艾》、《野樱花之谷》等。

品读经典,阅享生活

庆图地方文献馆期待与您相约!

版权所有·365bet备用‘_苹果怎么下载365bet_365bet世杯投注365.t  总访问量:  
黑公网安备 23060202000002号
黑ICP备14003830号-1